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生活

【荷塘】请柬(眉户剧)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04:05:29
摘要:王老七.七婶:(将九嫂和老八拉住,取出红包)甭急,甭急,把礼捎上(把红包分别递与九嫂和老八)。九嫂.老八:(高兴地上前接礼,老八、九嫂互相示意,然后抽出纸袋内欠条,惊…).啊!欠条!(七婶、老七暗自高兴)、(九嫂、老八被戏弄无奈) 剧情简介:在如今吃请成风的现实生活中,漫天飞的请柬,令人应接不暇。王老七两口在无法承受请柬“重负”下,无奈只好以打欠条回敬请柬。
人物:王老七—60岁左右农民
李老八:50岁左右农民(村民小组组长)
七婶:60岁左右农民
九嫂:40岁左右农民(村长的媳妇)
幕启景:农家小院,后有堂屋。
【王老七在幕后一片喝酒猜拳的吆喝声中,醉醺醺地上。
王老七:(唱)
如今风气真稀奇,干啥都得摆酒席。
张三的孙子刚过岁,李四的儿子要娶妻。
他二姨刚过六十岁,偏偏做寿六十一。
娃娃满月摆酒席,盖房架樑搬新居。
奶牛下犊马下驹,娃娃上学官升级。
今天结婚明天离,后天复婚再摆席。
成家不为过生计,把结婚当做作生意。
请帖送到你手里,碍于面子难以推。
整天喝得酩酊醉,喝来喝去喝自己。
(白):把他家的,在他二姨家去吃席,尽都碰了些熟人,你一盏,他一杯,把我喝得都有点高咧,这走起路来两条腿都辫蒜呢,这会儿让我坐这儿歇一歇,抽根烟(坐于路旁抽烟)。
李老八(从舞台另一侧急急上)(唱)
人说村官没有级,村民都得看眼色。
变着法儿来收礼,省得下台没积蓄。
过去搭礼价格低,如今吃请升了级。
盖起新房搬新居,把请帖送到各家里。
还有几户没送去,正好碰上王老七。
(白):七哥……
王老七:哎,组长兄弟!
李老八:(唱)请帖送到你手里,去到我家吃酒席。
王老七:(无奈地接过请帖)如今你又添啥喜,你因何事摆酒席?
李老八:(唱)今天我家搬新居,请大家都来聚一聚。
王老七:(唱)你这请帖我明白,礼多吃少不贴赔。
李老八:(唱)如今就是这风气,家家都是一样的。
王老七:(白)老八,(打酒嗝)你看我刚从他二姨家吃席回来,我...我...我...就不去了吧!(将请帖返还老八)
李老八:(白)那咋行,凭咱弟兄们这交情,再说你明年的低保……一定要来(推回请帖)七哥,我还有几家没送呢,你回家先歇着,一会儿我来请你。(急下)
王老七:(望着李老八背影)不请,不请,哎(从衣袋掏出一沓请帖)这么多的请帖还没吃完呢,又来一个,人家是组长,吃低保、划庄基,人家说了算,没办法哟,只有回家取钱上礼吃席。(下)
七婶:(从屋内上)(唱)老伴今天去吃席,这时候还不来转回。
莫不是席间又喝醉,叫人心里干着急。
(白):我那老头子早上到他二姨家吃寿席去了,这般时候还不见回来。八成是又喝醉了。
王老七:(上,和老伴几乎相撞)老伴,老伴……
七婶:你咋才回来?
王老七:唉,一则喝的高咧,路上又碰上李老八。
七婶:老八又弄啥呢?
王老七:盖起了新房搬新居,(掏出请贴给老伴看)请咱到他家又吃席。
七婶:这给钱又寻了一个出路。
王老七:(摇摇晃晃)甭说咧,没办法,我得睡一会儿(打着酒嗝)。
七婶:(扶老伴)赶紧睡去,看喝成啥咧。(进内室)
九嫂:(打扮时尚上)
(唱):九嫂我喜盈盈,我男人把大权掌手里。
村上事务归他管,设法收礼富自己。
我给七婶把请贴给,他姑的娃娃满月哩。
门子家家都得去,去少了会丢面子的。
(白):七婶,七婶……(进院)
七婶:(从内出)她九嫂,你来了,快坐、快坐。
九嫂:七婶,我还急着呢,不坐咧。
七婶:啥事,急啥呢。
九嫂:哎!我家小姑子的娃满月呢,这是请帖。(掏出请帖递给七婶)
送的迟了,甭生气。
七婶:(旁白)你看这八杆子都打不上的亲戚,凭着男人是村长,都来给人下帖呢么,(转向九嫂强装笑脸)生啥气呢,只是给娃没准备。
九嫂:准备啥呢,一会儿咱路过街上给买几件娃娃衣裳,再给封上。
一个红包,二百也不少,五百也不多么。
七婶:(惊不悦,无奈地)这倒也是,那我准备准备换件衣裳。
九嫂:那七婶,你准备,一会车来了,我来叫你,我走了。(下)
七婶:慢走。唉,老头子刚接一个,这会我又接一个,一个请贴礼一、二佰,两个就得上三、四佰,真正是个……让我叫醒老伴看咋弄呢,他爹、他爹——(进房内将睡眼醒松的老伴拉出)
王老七:咋咧吗?睡得正香呢,把人拉起来干啥呀?
七婶:你还有心睡,都火烧眉毛咧。
王老七:急啥呢,不管啥事,凭我老七这脑筋,没有想不出办法的。
七婶:你不急,刚他九嫂又送来了一个请帖!
王老七:(惊)啊!又送来一个,我的妈呀!
(唱)听一言来心胆颤,冷汗淋漓湿衣衫;
亲戚朋友礼不算,还有这些小村官;
下贴为了多捞钱,变着法儿打算盘;
上个月搭礼两千三,这个月还是得过千;
九嫂家才把酒席办,今天下帖为那般。
七婶:(接唱)小姑子娃娃一月满,下贴叫咱把礼添。
王老七:原是做满月,哪是你们婆娘的事,你去就行了么。况且人家是村长的太太,咱得罪不起。
七婶:我去,买礼、上礼的钱呢?
王老七:你不是掌柜的吗?
七婶:剩了三佰元,你昨天都拿去了。
王老七:再没有了吗?
七婶:那里还有,今年的低保费搭光了还不算,还有借下的钱呢。唉,这光礼把人都搭跨了。
王老七:这可咋办呀!
七婶:昨天我给你的外三佰元呢?
王老七:完了。
七婶:咋,完了?
王老七:你听:(唱)早上我去她姨家,礼桌前围了一圪塔。
你也搭来他也搭,搭礼多了人家夸。
我想这是她姨家,知己的亲戚不过咱。
三百元一次礼桌搭,诚恐别人还笑话。
七婶:(唱)一辈子做事爱耍大,打肿脸充胖子为的啥?
亲戚的请帖咱接下,理应咱去把礼搭。
再说九嫂和老八,给咱下帖凭的啥。
王老七:(唱)非是我做事爱耍大,他凭官帽把咱压。
老八组长官不大,想吃低保靠人家。
九嫂凭的娃他爸,干啥都得村长把话发。
七婶:(唱)请帖咱俩都接下,没钱搭礼咋办呀?
王老七:(唱)娃她妈甭害怕,车到山前必有法。
我装酒醉你装傻,瞒过九嫂和老八。
七婶:(唱)九嫂老八都是啥,脑袋个个太狡猾.
王老七:(唱)不管他脑袋再狡猾,挽个笼头咱套他(她)
七婶:(白)啥?挽个笼头?
王老七:对,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么,我给咱把大门关上。(说着去关门)
七婶:哎,哎,大白天关门弄啥?
王老七:看你呱的,门关上一会他们来了就得先叫门,那时候你装病,我装醉,万一他们不相信,咱们再把笼头给。
七婶:对!
王老七:(关门)走,咱给他挽笼头。(二人边走边私语,进内屋下。)
【老八和九嫂分别从舞台两侧急上。
李老八:眼看快开席了,这老七还不来……
九嫂:车都准备好了,这七婶……
李老八:哎,他九嫂,你干啥去?
九嫂:今天小姑子娃满月,我找七婶一块上礼吃酒席去,你呢?
李老八:今天我家搬新居,我请老八坐席去,(发现大门关着)哎!这门咋还关着呢?
九嫂:刚才我来的时候,门还开着呢,这可咋办呢?
李老八:咱找个石头站在上边,看他里屋门开着没有。
九嫂:咱分头找。(二人找石头)
李老八:找到了。(端一个园石头往上一站滑下来,再往上一站又滑下来)
九嫂:看你老八真不中用,搬了个石头都站不住个人,这可咋办呢?
李老八:(沉思片刻)有了!我往下一蹴,你往我肩膀上一站。往里一看,看里屋门开着没有?
九嫂:不行不行,我往你肩膀上一站,要是让别人看见,说咱两个……
李老八:那怕啥,你又不是个十七的,我又不是个十八的,还怕个啥?你是村长的太太,我驮你也是应该的。
九嫂:不行不行,要让我嫂子那醋坛子知道,还不得闹翻天,我咋有脸人前站。
李老八:你嫂子再不讲理,她不怕少一个搭礼的,自己吃亏吗?
九嫂:那你说不怕。
李老八:不怕。
九嫂:能行?
李老八:能行。
九嫂:那你就蹴好。
李老八:没问题,上(老八蹴)
九嫂:好,我就上呀!(九嫂骑在老八肩膀上,往院内看,发现里屋门开着,高兴地喊)开着呢!(李老八一高兴,忘记肩膀上还坐着人,猛一起将九嫂摔在地)哎呀!老八你真正是个不中用,看把我腰都闪了。
李老八:(急忙扶起)对不起,对不起,妹子,让哥给你捏一下。
九嫂:滚远些,你还想占我的便宜。
李老八:那你说咋办?
九嫂:砸门!
李老八:对,砸门!
九嫂:七婶……(老七、七婶从内屋出上,互相推诿都不愿去开门。)
七婶:(装着有病开门)谁呀?
李老八:我是老八。
九嫂:我是九嫂。
七婶:(开门,装着有病似的)请进。
九嫂:哎,七婶你咋咧?
七婶:你刚才出了门,我就觉得头晕脑涨,五唠七肠难受的很,我今天恐怕是去不成了。
李老八:(走到老七前摇着老七)七哥,七哥坐席走.
王老七:(手里提着一个酒瓶,装着酒醉未醒)组长兄弟,我正喝着呢,来来来,咱弟兄在我家喝,把你家的省省省下……。
李老八:(看老七醉样)七哥,看你喝的都溢出来了,甭喝了(互夺酒瓶)
七婶:死老汉,看把你甭喝死了!
王老七:死了好,死了好,死了就没人给咱下请、请、请帖咧!
九嫂:七婶你去不成了,这礼……
李老八:七哥你去不成了,这席……
王老七、七婶:人虽去不成,不能没有情,请柬我接下,就得把礼搭。礼我们已经准备好了。
九嫂.老八:人不去礼就算了么.(二人装着欲走)
王老七.七婶:(将九嫂和老八拉住,取出红包)甭急,甭急,把礼捎上(把红包分别递与九嫂和老八)
九嫂.老八:(高兴地上前接礼,老八、九嫂互相示意,然后抽出纸袋内欠条,惊讶......)
啊!欠条!
(七婶、老七暗自高兴)、(九嫂、老八被戏弄得无奈)

造型落幕

201 年6月
本剧获2014年陕西省第五届小戏小品大赛优秀剧目奖。
本剧获宝鸡市小戏小品剧本研讨会二等奖。
本剧获宝鸡市第七届小戏小品大赛创作奖,表演二等奖。
本剧获眉县首届眉户大赛创作、表演一等奖。

共 6 9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这是一个很接地气的小戏。眉户作为陕西的一个剧种,有着它自身的特点,感觉轻松,欢快,易于流行,便于学唱。作品将现实生活中的人们,被一张张请柬压的喘不过气来,入不敷出,成了一种怪现象。被逼无奈,王老七和老婆只能打欠条,来遵守“人情大于天”的规矩。作者以小见大,反映了吃喝成风,请柬盛行的不良现象,透过这些,给人的是更多的思考。一部有很强的现实意义,警示意义的小戏,浓缩了扭曲的人情世故,教育人们正确对待请柬,不能再让人们感觉到这是一种压力。作者驾驭生活素材的能力明显很强,拉近作品与观众的距离,形成共鸣。活脱脱的一部人间实情剧,精彩有内涵,值得品茗细读,倾情推荐共赏!【编辑:清风淡雅】
1 楼 文友: 2014-12-22 10:08:10 感谢张老师赐稿给【荷塘】!问好! 在清风徐来的日子里,捧卷诗词,斜倚在竹椅里,笑看流年……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5-01-02 10: 0:12 问好!淡雅!
2 楼 文友: 2014-12-22 10:08:44 眉户作为陕西的一个剧种,有着它自身的特点,感觉轻松,欢快,易于流行,便于学唱。作品将现实生活中的人们,被一张张请柬压的喘不过气来,入不敷出,成了一种怪现象。被逼无奈,王老七和老婆只能打欠条,来遵守 人情大于天 的规矩。作者以小见大,反映了吃喝成风,请柬盛行的不良现象,透过这些,给人的是更多的思考。一部有很强的现实意义,警示意义的小戏,浓缩了扭曲的人情世故,教育人们正确对待请柬,不能再让人们感觉到这是一种压力。作者驾驭生活素材的能力明显很强,拉近作品与观众的距离,形成共鸣。 在清风徐来的日子里,捧卷诗词,斜倚在竹椅里,笑看流年……
回复2 楼 文友: 2015-01-02 10: 0:41 谢谢淡雅的精彩评论!
 楼 文友: 2014-12-22 10:09:14 【荷塘】有你更精彩!期待老师佳作频出! 在清风徐来的日子里,捧卷诗词,斜倚在竹椅里,笑看流年……
回复  楼 文友: 2015-01-02 10: 1:06 祝你节日快乐!
4 楼 文友: 2015-10-02 14:0 :0 看了这作品形式实在是感兴趣,说唱里讲诉一民间习俗,各种名目的摆酒席,让人好生无奈。反映现实,引人深思。感谢能欣赏到老师这样的优秀作品,问候秋安! 不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小孩子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
哪个牌子纸尿片好用
两岁宝宝流鼻血
新生儿眼睛有眼屎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